外贸网站建设

上海攀岩科学培养可持续

原标题:上海攀岩科学培养可持续 来源:九派新闻

晨报记者 王 嫣

陕西全运会,上海攀岩队不仅在青少年组派出三位纯业余初中生参赛者,更在成年组派出了全运攀岩项目唯一的在职员工,29岁的迪卡侬攀岩部主管覃佩莹。

“和外省市成立国训队、专业培养运动员来参赛的模式不同,上海采用的是公开选拔的方式。面向社会开放报名,统一测试,我正好是第二名入选了。”覃佩莹直言自己很幸运,因为攀岩项目有一定偶然性,同水平选手有几个,但她发挥出来了。

循序渐进 健康安全

对于这样的模式,上海户外运动协会秘书长黄泓清认为,更加可持续。包括备战,上海队也只封闭了前后一个多月,队员们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还是那句话“攀岩光靠练是没用的”。这样科学、甚至堪称佛系的培养机制,也让家长非常认同,全运冠军杨立豪的爸爸就说,“这几年全国比赛的对手们陆陆续续都受了些伤,但上海的孩子都挺健康。据我所知上海这边的训练没有那么鸡血,没有揠苗助长、在身体发育前做超负荷的训练”。

黄泓清特别提到,2019年12月,上海市户外协会做了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制定了经营性攀岩场所的服务规范的地方标准,并且通过上海市市场监督局认证后发布。外界可能体会不到其中意义,但黄泓清强调这是全国所有体育项目中的第一个服务标准,更因为上海对攀岩作为高危项目进行了规范化管理,才促使上海涌现了一大批高质量岩馆和俱乐部,为攀岩的发展提供了人口红利。比如这次代表上海参加全运会的几位选手,均由高水平俱乐部输送。虽然杨立豪、姜雨轩有校队,但他们周末依然在俱乐部训练,是体教结合与社会力量办训的综合成果。

中午吃甜品防兴奋剂

虽然不像其他专业运动员,为全运会封闭训练小半年。但几位攀岩选手还是切身感受到了全运会的高标准和严要求。

体会最深的就是“吃”,覃佩莹说,为执行反兴奋剂条例,队员们提前几个月就停了外食。“国家队有指定安全的肉类品牌,所以晚上我就煎牛排,中午怕误食到违禁添加剂,我就吃甜品。到了全运村,看到餐厅桌子上有老干妈,才知道这也可以吃。”

当然还有“练”,作为29岁的“老队员”、上海攀岩队的队长,覃佩莹19岁加入东华大学攀岩队,练了10年。但要参加全运会,就要体能达标,“体能测试一共10项,比如3000米女生要跑14分30秒才能拿1分,但有些项目对于攀岩运动员来说是很轻松的。引体向上15个满分,我拉了17个就下来了。还有一些背肌、腹肌耐力的,都还比较容易。”然而,第一次测试时,覃佩莹只拿了55分,认真练了两周才74分过关。“卧推,小朋友轻轻松松可以拿10分,作为一个29岁的老阿姨,我只拿了3分,热身完腰还是很硬。”

覃佩莹说,自己19岁才起步,但现在的孩子三四岁启蒙,7岁就开始接受专业训练,未来无限可期。“就像这次代表中国队出战东京奥运会的潘愚非、宋懿龄,他们都是7岁开始练,20岁去到奥运赛场。虽然这次没能晋级决赛,但下一届我们会更有机会。”据悉,东京奥运会的攀岩项目设项与国际攀岩比赛不一样,速度、难度、攀石一起算成绩。但下届巴黎奥运会,速度就将单独设项,中国有望夺得金牌。

全运冠军成美高中明星

获得全运攀岩男子U16组全能第七的姜雨轩则感叹,全运村里好多明星啊!“我跟管晨辰合了影。”八年级男生腼腆地说,这是他整个全运会印象最深刻的事情,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失误。

杨立豪在夺冠后第二天就飞去了美国,不过杨爸爸透露,美国那边高中当天就收到消息,发INS祝贺他全运会夺冠。宿舍门口做了特别的装饰迎接他,学校攀岩队也第一时间就找来了。“有美国媒体也报道了这件事,他一下子就在学校很受欢迎,成了明星学生。”

对于有意参与攀岩运动的青少年,杨立豪说“你不能很功利地想要成绩,而是要去提升你自己”。就像这届全运会,前后备战两个月,杨立豪第一次为一次比赛付出那么多,他也第一次想要一个好结果。“但就是这样的心态,全运会预赛才拿了第8。决赛就又放开了,反正不可能比第8更差了。”杨爸爸说。

覃佩莹说,攀岩最让她上瘾的就是“过关”,就像超级玛丽一样,攀岩的路线里藏着很多个关卡。这个地方你掉了,就是“一条命没了”。你要分析前面是怎么“死”掉的,再上去应该怎么调整。一遍一遍,以至于你征服了整条路线。

举报/反馈

<a href=上海攀岩科学培养可持续”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上海网站建设财经APP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