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北上海,要逆袭?

原标题:北上海,要逆袭? 来源:上观新闻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一条蜿蜒流淌的苏州河,于上海有着特殊的情结。

苏州河沿岸是上海最初形成发展的中心,催生了几乎大半个古代上海,后又用100年时间成为搭建国际大都市上海的水域框架。

也是这条苏州河,将上海自然划分成为南北两个片区。由于战争、产业发展等历史原因,在很长一段时间,苏州河以南地区相对经济繁荣、产业发达、市政设施先进,而苏州河以北地区则相对落后。上海人口中的“北四区”,包括普陀、杨浦、虹口和老闸北。

通常人们说起上海的“梧桐树下、花园洋房”,自然会想到苏州河以南、一些曾经的租界区域,说起“滚地龙、七十二家房客”,则会想起苏州河以北、一些曾经难民扎堆、工厂云集的区域。

不过随着时代变迁,尤其是近几年,包括虹口、杨浦、普陀、宝山以及老闸北在内的北上海区域,正抓住城市更新的机遇,默默发力,或许来一场逆袭也不乏可能。

(一)地标性商业体崛起

说到近期上海火出圈的商业体,不得不提位于虹口区的瑞虹天地太阳宫和北外滩来福士。

二者开业后,均十分火爆。有意思的是,除了大体量、时尚感、首店多之外,你会发现,它们的时尚感中皆隐藏着烟火气息。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北外滩来福士城市集市

比如,商场的顾客中,既会有年轻摩登的男女,也一定有闲逛聚会的阿姨爷叔;在其中的城市集市,几块钱一块的提篮桥葱油饼始终排队,而臭豆腐、小酥肉等小吃,也让很多人争相怀旧。

你可以说,是商场迎合市民的怀旧需求,有意识地设置了这样的场景、摊位,但不得不承认,商业的考量更多的是基于周边庞大的消费群体画像。如果是在高大上的“梅泰恒”,葱油饼的出现终究是违和的。

而虹口区,历史上就是市民云集、人口密度极高的居住大区。北外滩来福士所在的提篮桥区域、太阳宫所在的瑞虹区域,均是旧改的城市更新区域,曾经上海人一定要“买买逛逛”的四川北路,也离它们不远。

眼下,虹口区重振商业雄风的决心不小:根据三年行动计划,将着力打造成为海派文化特色鲜明、商旅文体展高度融合、集聚辐射能级较高的“苏州河以北商业商贸中心”。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瑞虹天地太阳宫

其实不仅虹口区,苏州河以北地区的消费新地标,已经或将要成为打造上海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生力军。

位于普陀区莫干山路苏州河畔,由英国设计师领衔打造的创意城市休闲综合地标——天安千树购物中心,预计将在今年对外开放。5.7万平方米的山姆会员店(普陀真如店)也已开工建设,预计2022年底开业,将是上海首个结合tod及城市公园综合开发的山姆会员商店。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天安千树区域夜景

在新静安的大宁区域,今年11月27日,将迎来上海第二家久光百货——大宁久光百货,总面积约35万平方米,购物中心面积近18万平方米,成为继静安久光百货之后“久光”品牌在上海布局的双翼之一。

美团上海科技中心项目位于杨浦滨江的上海“长阳秀带”在线新经济生态园,计划打造全球美食体验中心、互联网门店、智慧商业示范门店等多个“数字科技+”创新应用场景。

宝山日月光中心将成为“日月光中心”在上海体量最大的纯商业综合体,与地铁7号线大场镇站相连,计划今年年底开业。

这么多地标性商业体,齐聚苏州河北绝非偶然。随着城市的发展,大量旧改地块的腾出、低效能土地的腾笼换鸟,周边消费的日益成熟以及对未来的预期,让更多的开发商将目光投向这些区域。而顺应消费升级向“高大上”迈进的同时,有意识保留的那份烟火气,则让当地居民和游客,更能体会到寻根的意味。

(二)“工业锈带”变身“生活秀带”“发展绣带”

英国学者西蒙·安浩特在《竞争性身份认同:国家、城市与地区品牌创新管理》一书中,对资源的新、旧、有趣、枯燥四项指标进行不同的组合,提出了一个可操作化的软实力资源分析框架,涵盖了“最无竞争力”“较无竞争力”“较有竞争力”“最有竞争力”四类具有不同比较优势的资源类型。

他认为,旧的、有趣的资源通过新技术的创新呈现,也能催生出新兴的重要公共资源。一个国家、城市或地区形象的改变及品牌竞争力的提升,80%靠创新,15%靠协调一致,5%靠传播。

抓住城市更新机遇,对城市资源的有效而创新性地运用,是北上海区域当下普遍采取的策略。

上海“一江一河”发展目标明确:将打造成为世界级滨水区。随着黄浦江两岸45公里滨江公共空间和苏州河中心城区段42公里岸线基本贯通,北上海成为重要受益区域,正实现着从“工业锈带”向“生活秀带”“发展绣带”的转变。

以杨浦滨江为例。这里曾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之一,江岸沿线曾密布造船、纺织、发电等300多家企业。20世纪90年代,随着上海产业结构调整,很多企业关停并转。生活在附近的市民虽说挨着江边住,但几辈人却从未圆过亲水梦。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杨浦滨江区域

在杨浦滨江贯通改造中,经过一次次调研摸底,66幢工业遗存被一一保留下来。有着138年历史的杨树浦水厂,曾是滨江贯通的最大断点,至今仍承担着上海四分之一的供水任务。建设人员就在水厂外架起一座亲水栈桥,既保护了历史建筑,也为市民打通了临江通道。

在这里,工业桁架、吊车被原地保留,碎煤机等设备成了沿江景观;称煤的煤斗倒置过来,变成了凉亭,活化了的工业遗存焕发出新生命。沿着江边走一走,平均每700米就有一处党群服务站,为往来市民游客提供休憩的空间。

承担了苏州河贯通的“半壁江山”约21公里的普陀区,探索的则是沿河居民小区、文创产业园区与滨水公共空间的融合共生。

1918年,民族资本家刘伯森在苏州河边的叶家宅路100号,创办了宝成纱厂。到了民国,这座纱厂被日本人注资,1946年进入国民党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编制,成为上海被服总厂沪西被服厂。此后,这一带的纺织业在上海纺织史上举足轻重。改革开放后,工厂纷纷外迁,这里开始被用作仓库、建材市场等。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在创享塔屋顶平台,市民可俯瞰苏州河宝成湾全景。

借着苏州河沿岸公共空间贯通的东风,叶家宅路100号变身焕然一新的创享塔园区。紧邻园区北侧则辟出“口袋花园”,除了作为园区的休闲广场,还赋予了周边居民的后花园、苏州河历史文化映射点等功能。入夜,三三两两的居民沿着苏州河边散步,创享塔园区沿河的酒吧、日料店透出星星点点的亮光,和安静婉约的苏州河相映成趣。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虹口北苏州路上,可见外白渡桥与浦东的“世纪同框”

在“十四区”期间,“一江一河”还赋予了人们更多的想象。届时,黄浦江两岸实现新增滨水贯通岸线约20公里,新建滨水大型绿地及公共空间约400公顷。苏州河沿线实现中心城区42公里岸线全面贯通开放,新建滨水绿地及公共空间约80公顷。届时,虹口北外滩、杨浦滨江南段、宝山滨江等都将成为聚焦的重点区块,明确不同发展导向,强化主导功能集聚和能级提升。

(三)“又破又大”转变为“小而精,小而美”

如果说“一江一河”的贯通,让市民多了亲水休闲、游玩打卡的好去处,那么社区生活圈的打造,则给了他们更加切身的体会——在工人新村、大居云集的北上海,很多“又破又大”的社区生活圈正向“小而精”“小而美”转化。

日前,上海首座“高线公园”——百禧公园在普陀区曹杨新村街道建成开放,并作为2021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示范项目面世。 

百禧公园所处区段之前是上海“最长”菜市场——曹杨铁路农贸市场,2019年市场关停后,地块因地制宜寻求新生,被打造出拥有三层空间的立体式“高线公园”,成为当地打造“15分钟社区生活圈”重要载体。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百禧公园

每10来分钟路程,就能抵达一个社区服务功能丰富的“盒子”。今年以来,普陀区在现有设施基础上提出全面推进“橙圈盒子”打造,计划通过十全十美理想型盒子(片区中心)、中型特色服务盒子和小型基本服务盒子的规划布局,不断优化公共服务的集聚化供给。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普陀区全面推进“橙圈盒子”打造。

普陀区往北,在由地铁1号线与蕰藻浜相交的3平方公里区域,一号湾景观经过了提升改造,不仅作为15分钟生活圈的展示,更代表了宝山产城融合的初步成效。

一号湾南桥下,曾是片被人遗忘的区域。经过艺术设计和创造,嵌入了观景台、足球场、篮球场、曼妙的灯带,还特别辟出一块区域,打造成沪上首座有艺术作品展示、但没有围墙的美术馆“一墙美术馆”。一号湾也已入驻宝山23组艺术名家,他们经常在城市剧场、学校乃至社区等公共空间里,将艺术送到百姓身边。

一号湾更是蕰藻浜建设“科创之河”的首发区,与“吴淞创新城”“南城”构成宝山科创中心主阵地建设的三大重要载体园区。园区的创业者、经营者,将与生活、工作在一号湾的街坊邻里联动,成为社区资源互通共享的行动者。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一号湾区域

而在上海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以社区理念规划的大居虹口曲阳新村,尽管2006年就提出打造“15分钟生活文化圈”的概念,而今依然与时俱进,努力让精细升级。

不仅市民驿站延伸进入了社区、还延伸到了手机,曲阳街道也在积极与同济大学合作,深挖曲阳新村历史底蕴,积极打造更便民、更宜居的“沉浸式”未来社区会客厅。

届时,未来社区菜场、新型社区服务、社区生态花园、社区思政展示厅等将呼之欲出。而曲阳新村原先规划建造时,有部分居委办公室设置在二楼,随着社区老龄化程度提高,许多老人以及腿脚不便的居民上二楼办事不方便。目前24个居委中,已有17个居委实现办公和服务群众功能落地,另有两个居委会正在进行一楼“全岗通”接待服务的标准化改造。

把群众最需要的服务资源放在离群众最近的地方,亦是社区生活圈“小而美”的初心。

(四)创造生活培育生活,孵化产业孵化灵魂

只要将目光稍往回看一些,便会发现:北上海的逐步崛起,其实有迹可循。

2012年,就有市人大代表呼吁:打破上海南北“二元结构”,聚焦“北四区”。

当时,苏州河南部的黄浦、静安、长宁、徐汇历史基础和区级财政状况良好。相较之下,北部的杨浦、虹口、闸北、普陀四区(简称“北四区”)一直被上海人称作“下只角”。其历史基础差,区级财政困难,旧区改造任务重,区域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难度较大,总体水平落后于南部四区。

部分市人大代表联合提出,要求市级层面加大对“北四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市人大代表书面意见督办座谈会聚焦“本市中心城区苏州河以北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市建交委表示,“十二五”期间,苏州河以北地区将有一批项目纳入规划建设,将推进轨道交通建设,加快旧区改造,并提升市政公用配套水平。

当年规划研究的北横通道,作为上海第二条东西向交通大动脉,今年西段已建成通车,东段计划2023年12月建成通车,将有效地完善北部地区的快速路网格局。届时,从杨浦开车到虹桥机场,如果不堵车只要30分钟。

计划重点服务北四区的轨道交通12、13号线,现已投入运行;设计研究的15号线,已连通宝山、普陀和上海南部区域;18号线一期即将贯通杨浦、宝山、浦东,二期全程在宝山境内,与1、3、19号线交会换乘;今年年底将要建成的14号线,也将贯通嘉定、普陀、静安、黄浦、浦东5个区……

与北上海的路网与轨交建设齐头并进的,是多方支持北上海的旧区改造。

2011年,上海颁布实施《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细则》。实行“阳光动迁”以后,上海旧改真正步入“快车道”。

2019年,上海城市更新中心成立,统筹盘活资金等关键资源。“十四五”期间,上海将全面完成中心城区成片、零星旧改。

这些旧改腾出来的土地,成为北上海发展中不可多得的“大衣料子”。比如,虹口旧改提速后,北外滩成为市中心成片规划、深度开发的黄金地段,将按照“世界会客厅”的要求,高水平规划、高品质开发、高质量建设,打造上海新时代都市发展新标杆。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建设中的北外滩

除了发展空间,对于一个区域来说,还需要想明白发展动能的问题。

依托航运、金融的积淀,北外滩将打造财富管理高地、超级总部基地。北上海的一些老工业基地,则抓住大学集聚的优势,不约而同地打出科创牌。

杨浦区率先提出了大学校区、科技园区、公共社区“三区融合”的发展理念,成为全国唯一连续四年被国务院表彰的双创示范基地。“十四五”期间,杨浦“世界级创谷”品牌要进一步打响,加速发展“在线新经济”“现代设计”“智能制造”三个千亿级产业群。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大学路街区的沿街外摆,让学生和创业者享受午后时光。

作为上海“南北转型”的重要一极,宝山正全力以赴打造上海科创中心主阵地。通过依托上大、复旦等高校,携手宝武等国企资源,将科创与产业紧紧相连。这将对宝山的产业结构、人口结构乃至整个城市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中国宝武钢铁会博中心

原闸北的彭浦工业区,曾经创造中国工业诸多第一。2015年,原闸北与原静安“撤二建一”成立新静安之后,在更大范围内统筹资源配置,北部以、大宁地区为重点,打造科技创新高地,与南部的企业总部和商贸流通高地强强联动。  

当然,对于北上海来说,真正要与南上海齐头并进,抓住后发优势提升经济总量固然关键,但软实力的提升更无法忽视:能否提升更精细化的管理水平,能否提供更高品质的公共服务,能否让文化和创新更有效的结合?……成为未来亟需解决的问题。

同样走过工业时代的伦敦金丝雀码头区域,或许能有所启发:昔日废弃的货运码头,经过20余年改造,成为全球金融、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先驱。它的成功足以说明,城市更的模式,不仅是老旧楼宇的改造,更多的是在创造生活、培育生活,不仅孵化产业,还要孵化灵魂。

栏目主编:周楠

本文作者:周楠

文字编辑:周楠

北<a href=上海,要逆袭?”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上海网站建设财经APP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