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回望:上海最早的快艇

原创 袁念琪 上海人家AB面

顾名思义,快艇就在于一个“快”字。过去上崇明是坐船的,为节省时间,我就选择快。要快就要坐快艇。到吴淞码头坐客轮到崇明,要花一个多小时;如果到石洞口坐快艇,那只需三刻钟就可以了。虽然多花了十块钱,但买来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俗话说,寸金难买寸光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买到时间更划算的事情?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颠地洋行(Dent & Company)。

最早飞驰在上海的客运快艇是英国颠地洋行的。颠地洋行(Dent & Company)的中文名字叫“宝顺洋行”,意为宝贵和顺。洋行的前身是为巴林洋行,1807年由东印度公司代理人巴林开张在广州,1813年改为大卫荪洋行(Davidson& Co.)。1823年,英国人托马斯·颠地(Thomas Dent)与其合伙。一年后,改名“颠地”。1826年,兰斯禄·颠地(Lancelot Dent)加入。到1831年,归兰斯禄掌控。鸦片战争以后,洋行总部设香港,贸易规模在港名列前茅。它虽以买卖鸦片出名,但还做生丝、茶叶等生意;为十九世纪中叶英国在华的主要洋行之一。

图说:鸦片商兰斯禄·颠地(Lancelot Dent)。

说起颠地洋行,人们恐怕不会感到陌生;因为它与鸦片贸易和鸦片战争有关。当时兰斯禄·颠地(Lancelot Dent)是广东著名的鸦片商。钦差大臣林则徐早就盯住了他,称其为“本系著名贩卖鸦片之奸夷”。1839年到广州禁烟,就下令捉拿颠地。遭受重创的颠地极力鼓动英国对华开战,并在鸦片战争中获利,仅上海港及周边100里内的土地几乎归他所有。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林则徐(1785年—1850年)。

上海设点,颠地洋行是属于较早的一批。因在上海发现了商机:附近的杭嘉湖州平原盛产生丝,周边的浙江和安徽又是茶叶产区……兰斯禄·颠地取得上海开埠后第1号租地道契,在今天外滩的中山东一路14号建起四层楼的东印度式楼房。之后,因经营失败而出售于德华银行,新房东对楼进行了改造。一战爆发后,德华银行被交战国的我中国接管。解放后,该楼成为上海总工会所在地。该洋行的买办徐润是首届华董,其叔父就是以“荣记湖丝”在1851年世博会获奖的富商徐荣村。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德华银行。

那时,颠地洋行的主要竞争对手是其同胞怡和洋行和美国的旗昌洋行。

以船为载体的水路运输是那个时代的主要交通形式,尤其是来往洲际之间。上海开埠之后,邮船从欧洲到上海,一般要走14天。这样,在上海的洋人每月能两次得到来自欧洲的报纸和信件。在没有电话没有电报的日子里,这是唯一带来欧洲咨讯的信息源。特别是做贸易的商人,只能依据这些消息来进行分析判断,然后决定自己的行动。

因而,邮船到达上海成为在沪外国洋行一个不平静的日子,宛如一场重大战役的开打。而且,不仅仅是为了生意和商战。有位在上海的商人斯庇思在他的《十九世纪的德国和中国》一书中这样写到:“邮船的到达和离开,成了上海公共生活的唯一大事,这一纽带将上海与文明世界联系起来。”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一度是世界上最快的船——飞剪船。

同今天一样,对于激烈竞争中的人们,谁先获得资讯,谁就抢得商机。而资讯是由船而来,船速的提高是有利于在竞争中领先一步的。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颠地洋行特地购买了一艘当时最先进的快艇蒸汽船。

在此之前的快艇是飞剪船,飞剪船是一种高速帆船,发明者是美国人约翰·格里菲思(John Griffiths)。这种船是前端尖锐突出又空心,外型瘦长且吨位不大,但航速极快。飞剪船的出名与其在中国进行鸦片走私有关。用英使璞鼎查的话:“在中国从事鸦片贸易的主要商行,都是配置了美国制造的船,在美国国旗下由美国船长和水手航行的”。

飞剪船再快还是帆船。1765年,詹姆斯·瓦特发明了双缸蒸汽机。三年后,他与伯明翰轮机厂老板马修·博尔顿合作研制了博尔顿·瓦特发动机,蒸汽机不仅使航速提高,同时也推动航线的革命。蒸汽船可实行最直接的航线,不需采取顺风顺流的迂回航行。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超越飞剪船的蒸汽船。

就飞剪船这样的帆船型快艇而言,颠地洋行的“水妖”号最有名气;它是用来贩运鸦片的,在那时与怡和洋行的“红色海盗”号齐名。而颠地洋行驰骋在香港到上海的蒸汽船快艇“Ly-ee-moon”号,主要是载客和运送邮件的。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江阔任船行。

19世纪60年代,快艇出现在黄浦江上。

当时,邮件自欧洲至上海的线路是:欧洲——新加坡——香港——上海。由于颠地洋行投入了快艇“Ly-ee-moon”号,把抵达香港的欧洲邮件再转运到上海的时间大大提前。快的目的就是一个:利润。利润不在船票,而在于资讯。

快艇比其他船只抵达上海要早一到两天,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优势啊。不要说一到两天,就是早一个小时,就能产生甚至是翻天覆地的变数。令“时间就是金钱、速度产生效益”变成现实。早一分钟获得信息,就可以让白花花的银子流进你的口袋。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图说:黄浦江上的快艇。

有意思的是,快艇到上海后,乘客却不能立刻离船。要等到在上海的颠地洋行获取了贸易信息,并做出了对鸦片、茶叶、丝绸和细布等一干商品的买卖决策之后,才能让乘客下船。

也没见有乘客抗议或是赖船不下要索赔的。想来,并不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缘故。不管怎么的,你总比坐其他船的人早到上海N个小时,你也同样赢得了时间,抢得了个先发的位置。或许,你额角高运道好的话,可能会一时比不让你下船的颠地洋行还赚得多。

袁念琪:1978年从农场考入大学,获法学士学位。1983年考入上海电视台,高级编辑(专业技术二级),获上海长江韬奋奖,上海市作协会员,入选《中国新闻年鉴》。1974年发表作品,获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收入王蒙主编《中国最佳散文》。著有《上海品牌生活》、《上海门槛》、《上海姻缘》、《上海B面》和《零食当饭吃》等。

原标题:《【回望6】上海最早的快艇》

回望:<a href=上海最早的快艇”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上海网站建设财经APP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