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成为安迪·沃霍尔”展览开幕,数量不菲的网红汇聚现场。波普艺术大师对媒介和传播的深度理解,对年轻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课

11月6日,上海UCCA Edge“成为安迪·沃霍尔”展览开幕,被波普艺术大师非凡号召力吸引来的人们,进入展览现场就被一张老照片上英俊而青涩的男孩“拦住”,这是安迪·沃霍尔?当然是,但他与人们熟悉的安迪形象差别太大,需要一点时间来补上这一课——安迪·沃霍尔出身于美国匹兹堡的一个普通斯洛伐克天主教移民家庭,拥有和大多数人类似的童年和校园生活。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从老照片和早期作品开始,展览通过绘画、照片、物品、电影、沃霍尔年轻时的文献物品等,让观众对他的人生和职业生涯展开完整探索。沃霍尔一家最初在匹兹堡工薪阶级社区生活,他与母亲朱莉娅·沃霍拉关系亲密,母子二人充满创意的共同创作也呈现在展览中。展览还包含了沃霍尔职业生涯初期为时尚品牌和百货公司工作时期的作品,如不拘一格的橱窗设计和今天看起来仍很时尚的女士凉鞋,也包括他最早的波普绘画作品。

安迪·沃霍尔1928年8月6日出生于匹兹堡,1949年大学毕业后,在纽约以商业插画家的身份开始艺术生涯。至1987年去世时,他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也是一位极其成功的企业家。他不拘泥于单一身份,是画家、雕塑家、插画家、摄影师,并在整个艺术生涯中不断对诸如出版、电影、音乐制作、电视、时尚和戏剧等新兴媒介的艺术表达展开探索。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作为安迪·沃霍尔艺术生涯在中国的“首次全景式呈现”,“成为安迪·沃霍尔”于2021年夏秋在北京UCCA展出之后巡展至上海。展览从匹兹堡安迪·沃霍尔美术馆的馆藏中精选近400件作品,其中包括首次在安迪·沃霍尔美术馆之外展出的摄影作品和文献物品,特别聚焦于安迪·沃霍尔身为摄影师和实验电影制作人的艺术实践。

沃霍尔留下大量同时代人物和合作者的肖像照,其中很多人当年比他有名得多,这些肖像照不仅为艺术家的丝网肖像创作提供了素材,也展示出他独特的生活方式,讲述艺术家朋友圈与创作历程的关联,以及他天才商业模式的时代背景。

沃霍尔上世纪60和70年代在“工厂”工作室拍摄的实验性电影,其中出镜的很多人都成为了超级明星。这些电影作品通常需要在单独的剧院中播放,此次展览中,观众可以在展厅内双层挑高区域搭设的开放空间自由观看。作品中有超过24部电影的重制版,其中包括难得一见的“试镜”系列、标志性的《帝国大厦》(1964)。这些实验电影的拍摄资金往往来自沃霍尔成功的商业艺术,如绘画和以标志性品牌为主题创作的作品收入。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在“沃霍尔重塑”一章里,集中展出了沃霍尔广为人知的商业艺术创作。作为一名商业艺术家,沃霍尔将此前作品中的图像和品牌与20世纪80年代的纽约文化重新混合,创作了诸如金宝汤罐头、布里洛盒子和可口可乐,以及新版本的玛丽莲·梦露丝网版画等作品。在这一部分,观众与自己熟悉的那个安迪·沃霍尔会和,因为有了前边几个部分的探索,重新相遇也就顺理成章。

最后的“非物质”章节,是沃霍尔步入生命最后阶段时与灵性的抗争,通过“迷彩”和“罗夏墨迹测验”系列作品展现了沃霍尔如何向抽象和概念艺术转变,同时还展出了他70年代末的多幅自画像与80年代初创作的“神话”系列。沃霍尔1987年意外离世之后,因“神话”系列而被誉为美国神话和波普圣徒。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沃霍尔横跨艺术、商业插画、实验电影制作等众多领域,他在媒介、社交与创意间的巧妙挪用、大批量生产的创作方式,重新发现和定义了流行文化、社会交际和年轻文化的关系。在美国战后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时期,沃霍尔将艺术融入城市生活,凭借对都市夜生活、好莱坞、时尚和音乐的观察与参与,在塑造文化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成为安迪·沃霍尔”由UCCA与安迪·沃霍尔美术馆联合推出,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首席策展人何塞·卡洛斯·迪亚兹及馆长帕特里克·摩尔共同策划,展览空间由陈小溪担纲设计。安迪·沃霍尔美术馆位于艺术家的出生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拥有最为丰富的沃霍尔艺术藏品和档案资料。

展览发布会上,UCCA馆长田霏宇说,这一展览是UCCA大约自2016年起就开始尝试的方向,“UCCA是以当代艺术和在世艺术家(为主)的展览机构,但是回顾性和介绍性的展览非常受到公众的喜爱,反馈也非常好。”上海过去举办过安迪·沃霍尔的展览,田霏宇认为,此次展览的特别之处,在于从客观美术史的书写中退出来,可以更清晰地了解安迪·沃霍尔这个人本身。“他一直在那里营造自己的形象,非常刻意和在意地经营安迪·沃霍尔这个人和形象,其实这个跟我们的社交媒体时代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安迪·沃霍尔美术馆馆长帕特里克·摩尔在视频对谈中说,沃霍尔美术馆的观众往往比大多数美术馆的观众都要年轻,他认为,沃霍尔多元的创作方式正是当代年轻人所追求的。“他们不想被囿限于一个领域,比如仅被定义为画家。他们对于无数可能性抱有开放心态,这是一方面。另外,沃霍尔不仅如所知的那样渴望出名,对广义的大众传播媒介都很狂热,而现今正是被媒体驱动的世界。这正是沃霍尔为何在当下仍具有价值的原因。”

上海,年轻人用热情的行动回应沃霍尔对媒介手段和社交场景的狂热。在用沃霍尔的奶牛墙纸装饰的三至四层的楼梯,在各处知名或并不那么知名的作品旁,在沃霍尔的天安门游客照一侧,他们互相拍照,让自己与波普艺术大师发生关联,这热闹的场景,非常安迪·沃霍尔。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安迪·沃霍尔再度“抵达”<a href=上海,想红的年轻人该来取取经”>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