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老铁”久等了 上海首开中欧班列

  “老铁”久等了 上海首开中欧班列

  专家认为,上海这趟中欧班列的最大特色就是能够将它同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等城市角色、定位相结合,为中欧班列提升市场化程度、探索高质量发展路径提供了可能

  作者: 潘寅茹 缪琦

  9月28日上午,随着汽笛鸣响,一列名为“上海号”的中欧班列从上海的闵行站货场缓缓始发,最终将于10月中旬抵达德国汉堡。

  这是中欧班列开行10年来,首次迎来上海始发的班列。

  亲历发车仪式的汉堡驻中国联络处首席代表潘桦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仪式持续了30分钟,很简短但现场气氛热烈,“大家都很激动。在上海与汉堡迎来35周年友城纪念之际,中欧班列‘上海号’的始发意义非凡。汉堡非常希望欢迎这趟来自友城的班列。”据她透露,汉堡港营销协会十多天后将在汉堡的Billwerder货运火车码头迎接该趟班列的到来。

  第一财经记者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上海号”满载50个集装箱货物,主要装载服装鞋帽、玻璃器皿、汽车配件、精密仪器等外贸货物,经由阿拉山口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预计两周后到达德国汉堡。在首趟班列开出后,未来还将每周定期开行,并逐步增加开行频次、开拓新的线路。未来还将开辟直达斯洛伐克、俄罗斯等国的新班列。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斌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上海在国际物流领域长期以海运、空运闻名于世,随着全球经济的变革与调整,在物流领域加快探索和尝试也是上海进一步巩固和完善“四个中心”的必然选择。“由于中欧班列运营模式已经相对稳定,因此,上海这趟中欧班列的最大特色就是能够将它同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等城市角色、定位相结合,为中欧班列提升市场化程度、探索高质量发展路径提供了可能。”他说道。

  为拥堵的海运纾困

  疫情打乱了国际贸易的节奏。进入2021年,随着疫情蔓延、国际海运运力紧张、运费上涨等外部因素,货物出口外运受到影响。德迅Seaexplorer船舶监控平台9月24日的数据显示,由于疫情导致各大洲的许多港口面临运营中断,全球目前有至少609艘货轮被困在港口外。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上海出发现货(即时合约)运价显示,从上海始发至欧洲的单个20英尺集装箱的平均公布运价已突破1万美元,达10710美元,而7月时仅为7395美元/个。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国际班列咨询服务中心专员杨杰认为,在海运受到较大冲击时,“上海号”的开行拟给海运纾困。

  自去年疫情以来,中欧班列跑出了“加速度”。国家发改委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8月,中欧班列共开行10052列,较去年提前2个月突破万列;运送96.7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32%、40%,综合重箱率97.9%。

  马斌认为,从新冠疫情冲击下的国际物流困境出发来看,中欧班列“上海号”开通将为受困的企业提供一个新的物流选择。此外,“上海号”中欧班列还能弥补上海在中欧班列行业的缺口或者说弱项,以及拓展上海在国际多式联运(主要是海铁联运)领域的能力。

  东方国际的公开信息显示,上海东方丝路多式联运有限公司系上海市政府批准的首个以政府主导、市场化方式运作的上海始发中欧班列运营平台。

  对此,杨杰告诉第一财经,从他了解到的对外报价来看,应该没有补贴成分,“是完全市场化的运作模式”。他认为,最终的市场终端价格应该会与邻近的苏州、南京、义乌等地始发的中欧班列报价在“同一水平”上。据媒体报道,“上海号”班列的一个40英尺集装箱的运价约1.1万美元(约合71000元人民币)。

  让杨杰印象深刻的是,“上海号”班列的运营平台——上海东方丝路多式联运有限公司与其他国内始发的中欧班列运营平台有显著不同,“‘东方国际’集团是老牌外贸企业,本身货源不缺,由外贸企业来组织班列的货源至少在全国班列平台中来说,并不多见。”

  将为第四届进博会带来欧洲展品

  对于“上海号”班列的后续,杨杰表示,需要关注其常态化的运作模式。“比如市场开发的能力会不会比邻近班列更有优势;比如和哪些代理合作、如何组织货源;能否充分发挥东方国际的贸易优势,”杨杰说道,“此外,回程是不是有亮点等都值得进一步关注。”

  据悉,中欧班列“上海号”发车点在铁路闵行站货场,这里紧邻国家会展中心,为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铁路跨境电商进口商品较快进入会展中心提供了有利条件。第一财经记者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10月中旬,中欧班列“上海号”将从欧洲返回上海,届时将有一批来自欧洲国家的音响、大型环卫车定位仪、核磁共振仪器配套设备等展品搭乘班列入境,参展第四届进博会。未来,中欧班列“上海号”将发挥运输效率优势,促进红酒、奢侈品、高端仪器等高货值商品以跨境铁路方式进口。

  潘桦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已有多家企业对“上海号”班列兴趣浓厚。她希望,通过“上海号”的开行,能使更多国内的货主发现在汉堡当地的货源,积极利用这一运输渠道,“汉堡方面也会积极组织、拓展班列回程的货源。”

  自2011年首趟中欧班列开行以来,10年来,拥有中欧班列始发点的国内城市越来越多,除了重庆、成都、西安、郑州、乌鲁木齐五大枢纽外,还包括苏州、南京、义乌、合肥、武汉、广州等十多个城市。

  在长三角已有多地始发中欧班列的大背景下,杨杰表示,后续班列间如何协作、错位运行,也是关注的焦点。

  马斌也强调,在国内已经开通众多中欧班列线路的情况下,“上海号”的发展就必定会面临相近或相似线路带来的竞争,“从中长期目标来看,‘上海号’的任务是在长三角范围内与其他线路进行整合,建立中欧班列区域集散中心”。

  中欧班列缘何热衷汉堡

  中欧班列开行10年来,德国汉堡已成为中欧班列在欧洲“最热门”的目的地。潘桦给出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往来汉堡与中国20多个目的城市的每周可预订班列为232列。“目前,汉堡始发的中欧班列中,抵达中国目的地最多的城市是西安,其次是郑州。”潘桦说道,“我们当然希望,无论是否是同一个运营商,能有更多的班列从上海出发。汉堡对来自中国各地的中欧班列的期望是一样的,即做到常规化。”

  回顾中欧班列开行来的10年,潘桦表示,中欧班列的到来对汉堡当地的发展影响特别显著。在潘桦看来,10年来,汉堡已成为中欧班列在欧洲最大的目的地,凭借着海铁联运的优势,夯实了中欧贸易海上与陆路主要通道的位置。

  今年又恰逢上海与汉堡缔结友好城市35周年。“今年5月,上海和汉堡在分别举行了友城缔结35周年的庆祝活动。”她说道。此外,11月30日举行的线上汉堡峰会上,专门讨论两地区域合作的环节也在计划之中。

  潘桦还告诉第一财经,汉堡将参与今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第四届进博会,“届时汉堡很多明星企业也会在进博会上亮相。”据她透露,在第四届进博会开幕倒计时50天之际,来自德国的参展企业RS Helikopter GmbH公司的展品两架直升机及一训练平台在汉堡港装上“中远海运天秤座”轮出运,成为本届进博会海运出运展品首单。

  对于未来与汉堡的合作,潘桦细数道,除了中欧班列,以氢能为代表的新能源、聚焦数字化建设的智慧城市、智能交通、科研创新等都是中德双方可以发力合作领域。“尤其在氢能方面,汉堡正在打造成氢能之都,拥有氢能全产业链,在未来与中国的合作中,有很多探索的空间。”她说道。

“老铁”久等了 <a href=上海首开中欧班列”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上海网站建设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婷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