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贵阳北京上海赛跑 数据交易时代来了吗?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在数据安全监管、个人信息保护的制度性框架及监管力度日趋完善和加强的背景下,有关数据的“另一条战线”上,平静表象之下的赛跑业已悄然展开,这就是“数据交易”,既然数据已经被列为生产要素的一种,那么,数据如何合规流动和交易,就成为了事关经济发展的重要问题。

贵阳、北京、上海,这三座城市正在成为这条赛道上的潜在赛跑者。在距离《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12月31日完成征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上海数据交易所正式揭牌,至此,全国已经有三家数据交易所,分别位于贵阳、北京以及上海

十分巧合的是,在上海数据交易所揭牌的当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上海市数据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并确定于2022年1月1日起实施。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条例》起草过程中,曾有讨论“是‘公共数据’还是‘数据’”,“经过讨论,最终还是拿掉了‘公共’两个字,这意味着《条例》涉及的数据范围宽泛了很多。”

记者了解到,上海数据交易所采用了国际通行的公司构架,由国资主导,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信投、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等机构作为发起单位。其核心交易模式,是合规数据场内交易,完成后获得数据交易凭证,从而实现数据交易的合法化。

“《个人信息保护法》《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三个数据领域的基本性法律和相关的配套法规陆续进入征求意见之后,数据分级就有了基本的依据,依照法规,依照数据的分级,哪些可以交易,以何种方式交易,就会逐渐明晰。所以,合规是前提,只有合规,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流动,才有可能。”一位数据业务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告诉记者。

多位数据企业的业务负责人都向记者表示,目前电信运营商数据、电网数据在分级管理、合规甄别等方面都做得比较成熟,也是当前数据市场上合规交易的主要“数据产品品种”,而这些机构本身也通过合规的数据交易,获取相应的商业收益,从而盘活了这部分生产要素资源。

据悉,上海数据交易所在挂牌当日,即挂牌了20个数据产品,按照分类,大致覆盖金融、交通、通信等八大类。根据上海数据交易所的公开消息,其首单成交产品是一个名为“企业电智绘”的数据产品,买家是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分行。

“银行放贷的核心是风控,这就要了解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而企业的用电情况,实际上非常说明问题,因此,这个交易有着商业逻辑上的闭环,也是一种比较主流的买卖模式。”前述数据业务初创企业的创始人表示,他也为相关的金融机构提供贷款风险甄别服务,合规电力数据也是重要的数据来源之一,他表示,他对这种合规交易非常熟悉,行业内也非常主流。

一位长期从事互联网业务的资深律师告诉记者,合规交易的前提在于“授权使用”,即获得相关企业、机构、个人的授权。例如,拥有数据的企业要授权,掌握、处理、使用数据的机构,要进行数据安全审查,同时,要有第三方的法律机构出具法律意见,还要有第三方的机构对数据进行评估等。

“这与一家企业上市,或者增发、再融资、重大资产重组的程序类似,要有律所、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意见。”他表示,而以他的经验看,目前能够在交易所交易的数据产品,基本都是合规企业数据,涉及个人信息的数据则不会被涉及。

上海数据交易所其实并不是第一家数据交易所。在此之前,贵州省会贵阳市、北京市先后设立了自己的数据交易所。其中,北京设立的是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于2021年3月挂牌投入运行,和上海数据交易所一样,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采用的是公司制的架构,由国资平台北京金控发起设立,亦有京东数科、华控清交等企业入股。

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殷勇在成立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北京大数据交易所将创新交易模式,树立新的数据观,根据数据不同性质采取多种模式,促进数据融合使用。针对无条件开放的公共数据,通过北京政务数据资源网向社会免费开放;针对金融领域数据,采用授权调用、共同建模等方式,开展协同应用服务;针对高价值的多方数据,通过新型数据交易平台,采用多方安全计算、联邦学习等技术,支撑数据使用权交易,实现“数据不搬家、算法多跑路”。

另外一位数据企业的人士告诉记者,北京大数据交易所采用的是“实名会员制”,“通过实名会员制的注册,对数据安全进行监管,确保数据合规、交易合规。”

不过,无论是上海,抑或北京,都并不是国内的首个数据交易所。中国的首个数据交易所设在贵州省会贵阳市。数据和信息产业,是贵州省重点发展的方向,苹果公司在中国的数据中心,即设在贵州。

“从目前已有的合规数据交易情况来看,并不是太活跃,主要问题之一,还是数据确权的问题,也就是,数据是谁的,而从实际应用层面上看,数据的拥有者并没有足够强的商用化、自己拥有数据的积极性,也不具备将这些数据商用化的开发产品能力,而使用、处理这些数据,又要有积极性和能力开发数据产品的机构,又要涉及到授权才能使用的问题。”前述数据业务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向本报记者表示。

曾参与交易所层面数据交易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北京大数据交易所是通过引入隐私计算等方面的技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而上海数据交易所,则是通过对合规数据入场交易,发放数据产品登记凭证来完成数据确权的问题,“也就是入场有数据产品登记凭证,场内的成交又有数据交易凭证。”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其间提出,上海浦东要建设国际数据港和数据交易所,推进数据权属界定、开放共享、交易流通、监督管理等标准制定和系统建设。

(编辑:孟庆伟 校对:燕郁霞)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