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网站建设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上海之根

原标题: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上海之根

考古视角是以出土文物的情况,根据考古发现来追溯历史的视角。考古发掘完之后我们要对发掘出土的文物进行分析比对,对当时人们的生活器物、社会环境、生存状态进行认识。 

“先有松江府,后有上海滩。”到广富林工作后,我了解到这句俗语的后半句“先有广富林,后有松江府。” 史书记载,公元219年,东吴名将陆逊以功封华亭候。这是华亭这个名字在上海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唐、宋、元、明,再到民国,一直到1958年,松江才正式划归上海,成为上海的一部分。 

广富林遗址承载了上海6000年历史

公元219年以前松江是什么样子?这要从广富林遗址开始说起。

广富林遗址是目前上海地区考古发掘面积最大的一个遗址。截至目前,广富林遗址的遗存也是最丰富,历史脉络最完整的。因此,我们对广富林的研究比其他遗址更深入。目前,广富林遗址的学界知名度也非常高、公众关注度也很高。更重要的是,由于广富林的连续工作,我们开创了一种多单位合作发掘的新考古方式。这对于这种聚落类的遗址连续考古发掘是非常有创新意义的。 

广富林遗址包含了上海6000年历史的内容。最早可以推到崧泽文化,但是广富林遗址的崧泽文化是属于崧泽文化晚期,后面就一直延续了良渚文化、广富林文化,周、汉、唐、宋、元、明、清几乎上海的整部历史,都在广富林遗址可以看到。6000年前的广富林是什么样子? 6000年前是崧泽文化晚期,我们在广富林遗址发现的崧泽文化堆积主要是以墓葬为主。这是2015年我们在广富林遗址发现的墓地的一个航拍照片。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一崧泽文化墓地全景
大家可以看一下图一中一些长方形的小框。这些长方形的小框就是当时先民埋葬先人的一种墓葬形式。可以看到,北侧的墓葬明显体量较小,形状也较小,这个墓葬主人应该是儿童。南侧的墓葬体量相对较大,骨骼也较大,应该是成人墓。可以看到,崧泽文化晚期先人的埋葬方式就有了很明显的分区。儿童有专门的儿童墓葬区,成人有成人墓葬区。右侧是崧泽文化的一些随葬器物。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

图二崧泽文化扁腹陶壶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三崧泽文化带星形盖球腹陶罐
崧泽文化的陶器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造型比较夸张。有些造型很写实,比如这件扁腹陶壶,它采用的形象就是鳖的造型。也会采用一些比较夸张的造型,比如说像这个六角星形盖的陶罐。这件器物与良渚文化那种精致、规则的器物造型完全不一样。从崧泽文化看,先民的艺术风格比较夸张。可以说,广富林遗址的崧泽文化先民有一种很率性的艺术天分。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

图四良渚文化土台的重圈结构

5000年前的广富林是良渚文化时期。这个时期我们发现了一个先民的大工程——良渚文化土台。刚开始我们一直在琢磨这个土台到底是什么。最初我们只是发现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土,然后对这些土进行了区分,大概可以形成这样一个条带状的堆积。然后每个堆积的结构形式也不一样,红色区域这种编织是草铺泥,黄色区域是草裹泥砖。层层堆砌,由不同的堆积形成了条带状堆积,呈曲尺形。其中,最重要的两层堆积就是红烧土,是由专门的红烧土块堆积而成的。这是我们对整个土台进行的解剖。

看一下它的外围结构,草铺泥的结构。图四显示的其实是5000年前的草铺泥土上,形成的一层一层的堆积。 

草裹泥砖是什么样子呢?现场我们能看到的就是这种颜色不同的方形土块,斑斑驳驳。对于这个土层进行仔细清理之后,我们发现它呈长方形的规则形状,大概长度是在40厘米到50厘米。宽度是15厘米到30厘米,现存的厚度是8厘米左右。因为受到挤压和变形,本来的尺寸可能跟这个略有差距。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五土台基槽剖面
在现场,我们发现了类似工地上脚手片这样的遗迹。这类有机质的植物残骸距今5000年左右,还保存得非常好。当时我们就在想它是做什么用的。根据图五,可以看到它可能是斜插在土里面的。我们要找寻更多的证据来证明我们的判断。恰巧就在一个断面上面,就是一个沟槽状的堆积里面,我们发现了类似的有机质残骸。通过解剖也发现了这种交错编制的痕迹,由此判断,这些脚手片其实是插在深槽中间的,呈现纵横经纬的结构。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

图六土台基槽内的木柱痕迹

有了这个判断后,我们又在整个发掘现场有意识地去寻找这样的迹象。然后发现其实这样的迹象到处都有,只是之前我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些脚手片很完整地插在了沟槽中间。脚手片是由芦苇编织形成的,但芦苇的硬度不是特别高,如果插在沟槽中间,可能强度不够。当时我们就产生了一个疑问,是不是有别的强度比较高的建筑构件支撑它?当时我们首先想到木头,就在现场找木头的线索。但木头经过这么长时间很难保存下来,我们只发现了这些圆圈(图六)。这些圆圈是当时插木头的一个柱坑。我们初步可以判断,它是以脚手片为主体,以木头进行加固形成的结构。 

沟槽也很有意思,沟槽的数量非常多。沟槽基本上都是东北偏西南走向的,还有部分是垂直走向。最初我们实在搞不清楚沟槽的用处,后来我们把所有的沟槽进行了测绘,然后再根据考古地层学的方法,把沟槽进行了分类。我们发现,土台应该是从西南角逐渐向东向北扩建的。通过这些沟槽,我们还原了当时土台堆筑的方式。 

我们只发现了土台的一小部分。土台到底有多大?很遗憾,我们当年的发掘面积只有那么一些,但是追溯以往发掘的情况,我们发现,2013年的照片中间也出现了这种细长的沟槽状遗迹,在北侧也发现了这样的趋势性的沟槽状遗迹。这样的沟槽大体上就围成了一个长方形区间。大家会说,为什么2013年我没有发现这样的迹象。其实考古就是这样的,很多迹象可能已经呈现在你面前了,但你可能没有想到怎么去解读它,所以有可能就会错过,恰好我们在2015年发现了这个线索。然后我们再回溯之前的迹象,就把这个线索完全抓住,随后就发现了广富林遗址最重要的土台。 

我们初步判断,这个土台应该是建在洼地之上的,在短期时间内一次性完成。主体是由泥砖,外面的草铺泥进行围护。从发掘区域来看,它应该是从西南角向东北角,从中心向四周逐渐扩建的。根据2013年与2015年的发掘情况,我们可以推测,这个土台的面积在6000平方米以上,堆积高度不少于4米。24000方的土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之下,是一个重大工程。由此可见,广富林遗址在当时是一个蛮重要的地点。所以当时的先民才会投入这么大的人力,完成这样的一个巨大工程。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七广富林文化湖边建筑遗存全景

4000年前广富林先民又做了什么呢?图七是我们2013年在遗址北部发现的一处湖边建筑遗存的航拍照片。照片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小点,这些是我们现场发现的陶片、石器等残片。还有一些圆柱形的黑色深点,那是4000多年前的大木桩。大量木桩存在于湖边建筑里面,有些木桩只露出一点点,而埋在土底下的有3米多深,这个木桩现在要挖出来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运用了一个老办法,对所有木桩进行测绘,我们想搞清楚木桩到底代表什么样的建筑。测绘完我们发现,这是湖岸线的一个大体边界。我们发现有一些粗的木桩形成了这样的两排结构。所以初步判断,这可能就是当时的一个栈桥,是广富林先民在湖边建设的一个建筑,它可能是先民对于淡水湖资源的利用,留下来的遗迹。 

我们还发现了广富林文化先民居住的房子。一般情况下,我们考古现场发现的这些遗迹都保留不下来,但是松江区政府很有魄力,把这个房子直接整体打包,现在大家可以在广富林遗址公园看到它。其中,有一间保存最好的房子,它是东西两间排房。整个房子占地面积有一百多平方米。因为它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户外活动面。这是南方地区地面式建筑保存比较好的一个例子。因为保存情况比较好,实施了整体搬迁。 

兼容并包的广富林文化 

对于整个上海的历史文化来说,广富林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关于广富林文化的形成,学术界认为,这里的先民来自北方,到南方地区跟长江下游本地人结合之后,形成了这样的文化。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八不同文化的陶鬶

恰巧我们在器物上面也发现了这样的证据。图八左边这件是良渚文化的水器陶鬶,中间这两件都是广富林文化的陶鬶,右边这件是山东大汶口文化的陶鬶。可以看到,大汶口文化的陶鬶跟广富林文化的陶鬶很相似,差别在哪里?口部上翘的流不一样,器耳的形状不一样,但是这件器耳的形状又跟良渚文化的有一点类似,只是变窄了。再看广富林文化的陶鬶,可以看到它的口部其实加工方式方法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圆柱形,它捏一下形成了这样一个流。这两件都是广富林文化典型的陶鬶样式。两件陶鬶集合了南北方文化因素的特点,这是南北方文化融合的一个产物。 

广富林文化的发现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填补了长江下游地区史前文明的文化序列。过去,我们认为良渚文化晚期到马桥文化中间这一段是有缺环的,但是这部分的缺环一直没有找到代表性的器物和代表性文化。广富林文化的发现填补了这样的空白。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九鼎形器
我们可以再通过鼎来解读一下。图九这两件鼎形器,准确的名称是甗(yǎn),是蒸煮器,它的形状跟鼎很类似。大家看到它的腹部有注水口,它就是蒸煮食物的一个器具,它的形状跟中间广富林文化的这件鼎,从外形整体上来说很相似。右边这件是典型的马桥文化的陶鼎,广富林文化跟马桥文化的相似度在哪里?马桥文化的陶鼎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舌状的鼎足,如果把鼎足下面的两个边卷起来,就形成了广富林文化的鼎足?当然这是反过来解读,如果按照时代顺序,应该从广富林文化这种卷边的鼎足,捋平之后就形成了马桥文化的舌状鼎足结构,这个可能也是时代演变的一个链条。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

图十周代水井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图十一汉代水井

2000年—3000年前,广富林又是什么样的面貌呢?这段时期是西周到汉代的历史时段,也最接近公元219年。广富林遗址发现了大量的这阶段的遗存。图十、图十一是两口水井的照片。图十是东周时期的水井,井圈是石头垒砌的,井筒井身是整根树干掏空的。图十一是典型的汉代时期水井。井壁是陶作的,高度都在30公分左右,一层一层垒起来的,形成这样的一个井圈。 

广富林遗址发现了大量的水井,其中这个时间段的水井占比要将近三分之一,数量非常大。人类生活离不开水。虽然我们在江南水乡,水资源很丰富,但是人对生活饮食用水的要求不断增高。大量的水井就反映了当时的人口规模。水井多,可能当时的人口规模就比较大。 

上海出土了三件青铜器。一件是现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青铜尊,它没有确切的出土单位,所以在科学研究上面缺少一些信息。另外两件出土的青铜尊都是在广富林遗址发现的,这代表了什么?青铜礼器是有一定的使用级别,结合发现的大量水井,从器物学的角度又证明了,当时这里已经形成了非常大的规模,甚至有了一定的等级的聚落。 

怎么理解上海之根?包含两层概念,一个是历史的根脉。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广富林遗址,另外一个是城市的文脉,代表就是松江城。整个松江城都是城市历史脉络的一个载体。松江承载了上海6000年历史的绝大部分,而松江的绝大部分历史又在广富林集中成长和表现出来。最后要感谢社会各界,尤其是松江的市民,与松江政府、各个单位对我们考古工作的支持以及配合,希望松江的未来更美好。 

魔都与新城·松江|黄翔:从广富林出土器物看<a href=上海之根” />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上海网站建设财经APP

[上海网站建设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主要关键词:外贸网站建设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网页设计网页制作小程序开发